<cite id="tvni3"></cite>
<rp id="tvni3"></rp>
  • <tt id="tvni3"></tt>
  • <strong id="tvni3"></strong>
  • <rt id="tvni3"></rt>

        ?
        您現在所在位置:故事大全 > 兒童故事 > 童話故事 > 正文
        鶴之家

            一
            是從獵人長吉要迎娶新娘子的那天晚上的事情。
            那是一個秋天。
            獵人伙伴們各自帶來了酒啊肉啊什么的,祝賀了一番之后,只剩下長吉和新娘兩個人面對地爐了。這種時候,應該說一句什么逗樂的話才好,長吉一邊想,一邊撥弄起地爐的灰來。
            新娘子臉一下子紅了,垂下頭去。
            就在這時,從開著一條縫的門外,“簌簌簌”響起了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。緊接著,就從門的窄縫里傳來了一個聲音:“是來道喜的。”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            (這個時候了,誰呢……)
            長吉和新娘子這才頭一次互相對視了一眼。然后,長吉起身向門口走去。門外站著一個身穿雪白和服,頭上戴著紅色山茶花的亭亭玉立的女人。
            “是來道喜的,這是我真心的祝福……”她一邊說一邊把一個扁扁圓圓的東西遞到長吉手里。
            “哎?”長吉不由得雙手接了過來,正想問一聲你是誰,可那個女人已經消失不見了。
            “方才是誰呀?”新娘子靠了上來,用懷疑的聲音問道,可長吉也猜不出她是誰。
            “哎呀,這樣的女人,我從來也沒見過??!穿著白色的和服,頭發上插著紅色的花……”
            忽然,長吉恍然大悟地閉上了嘴,連上頓時失去了血色。
            方才那不是鶴吧?不是前幾天誤殺的那只丹頂鶴把?長吉氣喘吁吁的想。
            就在三天前,長吉稀里糊涂地打下一只禁獵的丹頂鶴。
            一個人走在山道上的時候,從對面山峰的林子里,一只白色的大鳥輕輕飛了出來,迎著旭日,飄飄悠悠的非區。是一只幻想般美麗的鳥。長吉立刻瞄準了“砰”的就是一槍。但當覺得打中了那一瞬間,長吉的心頭不由得一陣顫栗。他覺得方才打落的那只鳥,頭頂上似乎有一個紅冠,翅膀尖兒,似乎是黑色的。
            (啊,不,紅是因為旭日,黑是影子)
            一邊這樣想,長吉一邊跑進林子里去撿獵物了??煲獪缃^了的丹頂鶴,不可能偏偏出現在了這樣的地方,他還這樣說給自己聽。
            然而,當在林子里的落葉上看見那只被打落的鳥時,長吉一下字面如土色,當場就癱坐在了那里。毫無疑問,正是一只丹頂鶴。射殺這樣珍貴而又美麗的鳥的人,是要被罰款的!
            (不,說不定還不止是罰款呢,不是槍被沒收,就是坐牢……)
            長吉渾身哆嗦起來。一邊哆嗦還一邊想:幸虧今天是一個人來的。誰也不知道這件事,如果趁早把鶴藏起來,就什么事也沒有了。
            長吉心急火燎的在那里挖起洞來,他挖了一個深深的,深深的洞,飛快的把鶴埋了進去。
            “真是對不起了!”
            然后,長吉就跑了起來。他扛著槍一個勁的猛跑,一邊跑還一邊想:如果今天夜里下一場雪就好了。要是下一場厚厚的大雪,洞的痕跡就徹底消失掉了。
            長吉對新娘子坦白了這個痛苦的秘密。
            “對誰也不要說??!”他叮囑了一遍又一遍。新娘子把眼睛瞪得大大的,戰戰兢兢地低聲說:“可方才那個女人,真的是鶴嗎?”
            “嗯,肯定是。不管是長相也好,體形也好,說不出來就是有點怪怪的。但那前真萬確是一張鶴的臉??!”
            不過,方才那個女人卻沒有露出一點點憎恨的表情,不僅不憎恨,而且還登門道喜,甚至帶來了禮品。
            兩個人用煤油燈照亮了那個禮品,出神地凝望著。那是一個盤字,是個漂亮的藍色盤子,大大圓圓的,沒有任圖案。
            “嘿,著究竟是怎么燒出來的呢……”
            長吉來回扶摸著光滑的盤子。新娘子也輕輕的摸了一下。那種藍,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美麗顏色,比晴朗的天空的顏色還要藍。是一種盯著看久了,仿佛會被吸進去的濃濃的顏色。
            (死了的鶴,出于什么而要送我們這樣一個東西呢……)
            兩個人戰戰兢兢的互相對視了一眼。
            藍色的大盤子,被收到了貧窮的獵人家的壁櫥的最里邊。一開始的時候,兩個人怎么也不肯使用這個盤子,他們覺得丹頂鶴在上面施了咒,看著就害怕。
            但日子一天天過去了,什么事也沒發生,獵人的媳婦偶爾就想用它一下了。光潤的天藍色的盤子,不論盛什么都會好看吧!她想,尤其要是盛上剛摘下來的水果,那看上去不知道該有多誘人了。
            有一天,媳婦終于下決心把飯團排列到藍色的盤子上。接著,就禁不住“啊”的一聲叫了起來。不過是麥飯上抹了點鹽的飯團,可往藍色的盤子上一放,立刻就變得雪白,看是去噴香可口了,媳婦興高采烈的把它端了過去。
            起先,長吉瞥見藍色的盤子還皺了皺眉頭,可是一看到盤子上盛著的飯團就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,把手伸過去。只吃了一只,長吉就叫道:“好吃!”
            還是頭一次覺得麥飯團那么好吃!麥飯的甜味和鹽的味道,真是妙不可言,越嚼越香。
            打那以后,兩個人就每天用藍色的盤子吃飯了。不管是什么樣的食物,只要一盛到這個盤子里,就覺得好吃了。因為是貧窮的獵人,所以白天的那頓飯,有時不過是蒸白薯。但兩個人從來沒有覺得不滿足過。
            就這樣,自打用上這個藍色的盤子以后,長吉有點胖了,腿也更有勁兒了,跑起路來,比從前不知要快上多少。不用歇息,一個氣就能爬到山峰的林子上。槍法也更準了,成為了一個了不起的神槍手。一旦被長吉瞄上的,準逃不了。長吉的獵物多了起來,蓋了大房子,還建起了倉庫。后來,長吉家竟一連生下了八個兒子。
            “哎呀,沒想到這是一個幸運的盤子呀!”長吉對媳婦低聲嘀咕道。
            八個兒子,眼瞅著長大成人了。
            什么事也沒發生,日子一天天過去了。
            接下來,當兒子也都各自娶了媳婦,還生下好幾個孫子的時候,長吉因為點小病,突然死掉了。
            二
            好了,就從那個時候起,怪事出現了。
            長吉死的那天,那個藍色的盤子的正當中,突然浮現出來一只鶴的圖案。那是一只丹頂鶴。
            張著美麗的翅膀,向著東方,悠然自得地飛去的樣子。向著東方──是的,長吉的媳婦的確是看出來了。盡管盤子放的位置不同,鶴飛翔的方向也就不同,可是鶴頭頂上的那個鮮紅色的冠,卻像被旭日映紅了似的。從前,長吉就說過,他在山峰的林子里打下的那只丹頂鶴,就是正向著旭日的方向飛去的?,F在已經成為了老奶奶的長吉的媳婦,每天就這樣一個人瞅著那只鶴的畫過日子。漸漸地,她就把它當做自己的夫君長吉了。因為那只鶴的畫,是長吉死后,簡直就像是剪影畫一樣浮上來的。
            (是的,這就是他的靈魂呀?。?br />    老奶奶這樣一思量,就想:這盤子果然不是個普通的盤子!她想把這事講給兒子們聽,可又突然想到:如果對家里人說起這事,那就不得不把從前長吉殺過丹頂鶴的事抖落出來了!
            就把話頭打住了。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回憶起自己嫁到長吉家的那個晚上,長吉毫不猶豫地告訴她那個秘密,一遍又一遍的叮囑她道“對誰也不能說??!”是的呀,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??!驀的,老奶奶的心里一下里涌起一股異樣的甜蜜,她瞅著那個盤子,越發親切了。
            這一帶,已經有好幾十年沒有見著丹頂鶴的身影了。也許從前長吉打下來的那只丹頂鶴,是殘存下來的最后一只丹頂鶴吧?也許是那只丹頂鶴把長吉的靈魂變成了一只鶴,嵌進了盤子里,代替了自己的生命。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對著盤子里的鶴,輕輕的呼喚道:“他爹喲……”
            從那以后,為了不讓別人察覺這件事情,她就一個人把廚房里的活兒全包攬了下來。特別是用那個大盤子盛菜,那必定是老奶奶的活兒。一盛上食物,盤子上的鶴就別徹底地掩蓋掉了。
            吃完飯,老奶奶又會先把那個大盤子收干凈,收到壁櫥里。
            不久之后,老奶奶的三個兒子就上了戰場。
            然而,去了遙遠的外國的兒子們,到了第二年突然就杳無音信了。三個人一起沒了什么音信。
            “出了什么事呢?”
            時不時地,年邁的母親和三個耳媳就會不安的嘮叨一陣子。到最后,她們索性就默認了:沒有音信,就是最好的音信。
            有一天,老奶奶無意中把那個盤子取出來。只瞥了一眼,她就吃驚得上氣不接下氣了。盤子里的鶴的圖案,一下子增多了。一共有四只。就在長吉那只鶴的后面緊跟著三只排成了一列飛翔著的鶴。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抱著盤子,跌坐到了廚房的地上,突然發出了一聲尖叫。接著就一個接一個地叫起了兒子的名字,號啕大哭起來。其他的兒媳婦還有孫子連忙跑過來,問她發生了什么時。老奶奶指著盤子上的一只只鶴,一遍又一遍的地說:“他們死了,他們全都死了。”
            家里人還以為老奶奶的心情突然不好了。
            隨后不久,三個兒子戰死的消息就送到了家了。
            即便是這樣,也沒有任何一個人發現盤子的秘密,日子一天天過去了。
            不過這個大家族里終于有一個小孩子察覺到了鶴的圖案。
            是曾孫女春子。春子從小的時候起就受到了曾祖母的疼愛,老奶奶洗盤子的時候,總是在一旁幫忙。老奶奶格外的愛惜這個盤子,惟有這個盤子洗完之后,會再細致的揩上一遍。而且,在收到壁櫥里之前,春子還看老奶奶會“一、二、三”地輕聲數盤子上鶴的數目。
            春子懂事的時候,鶴還只有十來只,但到了她上學的時候,不知為什么,就覺得多了起來。“姥姥,這個盤子里的圖案,原來就是這樣的嗎?”
            一天當春子這樣問過之后,老奶奶用含混的聲音應答道:“啊啊,是的呀。”
            “可是,我怎么覺得多了起來呢?這只小小的原來就在上面嗎?”
            啪,春子彈了盤子邊上那只幼鶴一下。想不到老奶奶抓住了春子的手,一張臉變得十分可怕。“住手,那只小的,不是你的弟弟嗎?”
            春子吃了一驚,她四歲的弟弟去年因為吃青梅,死了。
            “為什么,為什么這是弟弟?”春子追問道。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搖了搖頭,嘟噥道:“不,因為是一只可愛的小鶴,和死了的小男孩有點像……”說完,就一聲不吭的擦起了盤子。
            春子真正知道盤子的秘密,還是這位曾祖母死的時候,老奶奶是九十多歲的時候死的。
            于是,在領頭的長吉的鶴下放,突然浮現出來一只老奶奶的鶴,春子扶摸著那只新的鶴抽泣起來:“姥姥……姥姥……”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的鶴和長吉的鶴一起掙翅飛翔著,靜靜的,婀娜的,幸福的飛翔著。
            老奶奶死了以后,盤子圖案的怪事仍然不斷。家族里頭,只要死了一個人,盤子上鶴的畫,就會增加一只。大的鶴也罷,小的也罷,都是從嘴到腳伸展成一條直線,向東,向東飛去。不過,發現這些圖的,只有春子一個人。盤子上的鶴,迅速的增多了,多得已經快要數不過來了。飛向遠方的鶴頭上的紅頂,只是一個小小的點了。翅膀都變成了細細的線,如果不好好地,好好地盯著看,都沒法數了。
            實際上,長吉一家這幾年里遭遇了相當多的不幸。
            “那戶人家,接二連三的死人呢!”村人們嘀咕著。
            三
            春子今天19歲了。
            胖胖白白的,眉目長得十分像曾祖母。
            可是,現在這個姑娘只是一個人生活在老房子里。沒有父母也沒有兄弟。曾經那么繁榮的長吉的子孫,有的死與戰爭,有的死于疾病,更有死于非命的,還有的去了大城市就再也沒回來。最后僅剩下了一個人,竟是春子。
            去年,一直臥床不起的媽媽死了之后,春子就在家四周的梯田里種了蔥、卷心菜,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。
            因為為太多的不幸哭泣過,這個姑娘已經變得再開朗不過了。再說,她又是那么的年輕。還有,春子就要迎來喜慶的日子了。就要有女婿上門來了,是同村一戶農家的兒子。這個肯到無依無靠的春子家里來的年輕人,是一個健康而又心地善良的人。
            結婚的那天早上,春子坐在又暗又大的廚房里,悄悄的瞅著那個盤子?,F在,春子的骨肉親人就只剩下盤子里的鶴了。
            春子還記得十分清楚,誰死了的時候多了哪只鶴。春子指著一只只自己知道的鶴,輕輕的叫著名字,這是爸爸,這是媽媽,這是曾祖母……這時,春子有一種感覺,仿佛自己也被吸進這個盤子里,她不由得一陣頭暈。她仿佛覺得,鶴的拍打翅膀聲,鳴叫聲從盤子里頭涌了出來。
            “啊……”春子不禁用雙手捂住了耳朵。于是,盤子掉到了地上,一聲巨響跌碎了。
            春子一瞬間閉上了眼睛。然后,當她哆哆嗦嗦地把眼睛睜開時,腳邊確確實實的響起了鳥拍打翅膀的聲音。
            是鶴。身邊全都是美麗的丹頂鶴。它們激烈地拍打著翅膀,從廚房那個大開著的窗口,一只接一只地飛上了天空。數目與盤子里的鶴完全一致。
            天空是一個藍藍的晴天。鶴群排著與盤子畫的同樣的隊行,向東飛去,向著山峰上林子慢慢的飛去。
            ──丹頂鶴來啦──
            ──好久不見丹頂鶴,成群結隊的來啦──
            這個話題,立刻就讓村子沸騰了?;槎Y的早上,丹頂鶴成群結隊的飛過這件事,簡直讓人們像看到奇跡一樣吃驚。
            “春子,那是幸運的兆頭??!”
            “這家是鶴之家,一定會興旺起來的??!”
            村人們紛紛交口相傳。春子一邊點頭一邊想,盤子里的鶴,果然是一條一條的命??!爸爸和媽媽,還有先祖們,全都是在為我的結婚祝福哪!
            直到現在,春子還珍愛地保留著那時散落在廚房里的藍色陶瓷碎片。如果把那些碎片拼起來,就成了一個藍色的盤子的形狀。沒有任何圖的一個天藍色的盤子。

        0
        0
        ?
        廣告
        廣告
        ?
        亚洲日本国产综合高清